Scars author:roonerspism

原文: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439165/


  求填梗:在Tony的手腕上有伤痕,有人发现了他们。


一、
  他第一次这么做的时候他觉得愤怒,非常的愤怒。他看到了红色的血液,然后他再次看到红色的伤口。

  这应该是一种伤害,但不知何故它不是。

  ——

  他第二次这么做的时候,他很悲伤。他记得那个扭曲却美丽的伤口,那看上去像是唯一的解决方法。

  那次只是伤了一点点,而他不在乎。

  ——

  他第三次这么做的时候,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。太多的信息,太多的情感,都汇集在他的脑海中。他渴望着克制,他知道如何得到它。

  这次他祈求着痛苦。

  ——

  几次之后,他对他所做的已然麻木。他数不清发生了多少次。

  他失去了自己。

  ——

  那是一个星期二的晚上,9点14分,除非你算上那些装着苏格兰威士忌的瓶子,Tony孤身一人。他感觉到了什么,他想,但那很难去界定。一个秘密,烧灼的疼痛。某种形式的悲伤?恐惧,可能吧。他在醉酒中沉沦。

  他的手臂发痒,像是燃烧一般。他卷起了自己衬衫的衣袖,审视着残骸。倒下的士兵遍布在其上,伤亡从未间断;Tony的手指抚过他见到的最年轻的受害者,没有怜悯,没有抱歉。这是战争。而它还远未结束。还有最后一幕即将上演,棋盘上的最后一步。

  这一次,当他这么做的时候,他立刻感觉到了一切。他微笑着扔下了自己最后一瓶苏格兰威士忌,让自己被消耗殆尽。

  ——

  时间是最好的伤药,但它不能治愈一切。

  四年过去了,Tony看上去也再次找回了自己。伤痕无论如何依旧存在。变得比他们以前更加苍白更加光滑,可见有人足够的重视它。

  幸运的是,Tony想,没有人在乎那个。

  几乎。

  因为总有某个人,你至少期盼着他能看到那个真实的自己。对Tony来说这个人是Bruce。


二、
  “你还好吗?”有一天他问道。这是他的问候语,甚至说在了“Hello”之前。

  Tony怀疑地环顾四周,他们单独在一起。Bruce满怀期待地看着他。“当然。”Tony耸着肩说道,“为什么不呢?”

  Bruce在一瞬间横穿了房间。他把他的手放在桌子上,靠近Tony的手,目不转睛的看着他。Tony吞咽了一下,眼神闪烁地看着Bruce的手与脸。Bruce慢慢的把手移到桌子对面,他的指尖轻触着Tony的指节,Tony僵住了,没有人注意到这个,或是都忽视了它,Bruce的手掌放在Tony的手背上滑动着。

  Tony试着尽全力来保持冷静。“如果你想要牵手,那你唯一需要做的就是询问。”他说,虽然他似乎无法发挥他正常魅力。Bruce几不可查地微笑着,笑意并未到达他眼底。他什么都没有说,Bruce把自己的手放在了Tony的手臂上。他让手留在那里,手指轻轻的勾勒着另一人的手臂。

  “什么?”Tony说,但布鲁斯打断了他。

  “我知道,Tony”他轻柔的抚摸着Tony的手臂,“我知道,所以告诉我,你还好吗?”

  Tony不舒服的咳嗽着,但Bruce没有退缩。最终,Tony闭了一会儿眼睛,并回答说:“我很好。但我并不总是这样。”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时,Bruce放开他的手臂。

  “可以让我看看吗?”布鲁斯问,声音并不比耳语响多少。他几乎害怕这句话会带给另一个人一些不适,但在他的眼里有着同情和诚意,Tony发现自己解开了衬衫的袖扣并卷到手肘。他凝视着他的伤痕,然后抬起头看着布鲁斯。他惊讶地看到Bruce看起来像是在哭一样。

  “Hey”Tony说,但不能想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。

  布鲁斯抬头看着他。“我很抱歉。”

  Tony感觉如此脆弱,这样被暴露在外。感谢布鲁斯没有对他进行评判。他伸出手抓住布鲁斯的手腕,拉近他并把男人的手放在他的手臂上。布鲁斯能感觉到他的手掌下的光凹凸的疤痕。

  “没事的,”Tony最后说。“现在没事了。”

  “这是从来没有完全痊愈,”布鲁斯回答道。“相信我。”Tony知道布鲁斯的自杀企图。他们都做过。

  他很痛,这一次比以往所经历的那些还要痛。他把他的右手放在Bruce的手上。Bruce低下了头。他们站在那里,在那一刻时间被冻结了一般。最后Tony说:“你是对的,那没有完全愈合。”他感觉就像虽然他需要再说些什么,但是没有任何东西浮现在他的脑海中。无论如何都没有一个单词。

  Tony深吸了一口气,把他的手从Bruce手上移开,摸上了Bruce的下巴。带着他的头微微向上。他们注视着对方,Bruce依旧是不确定且像是在寻找些什么。Tony也是不确定的。但他小心的不然那显露出来。取而代之的是他靠近Bruce并吻在他的唇角。Bruce他握住Tony的手臂收紧,部分原因是震惊,另一部分则像是一个示意一个答复。

  Tony抽身离开,留下了挥之不去的触感在Bruce的唇边。Bruce再次拉住了Tony的手臂,然后又放开了它。Tony微笑着,柔软,但有着不同以往的真诚。他转身离开。

  Bruce舔他的嘴唇,咧嘴一笑,Tony从房间离开了。诚然,那对他们而言可能都不会是永远的真正的治愈。但他想,Tony也许渡过难关了。

评论(2)
热度(8)

© 溪流 | Powered by LOFTER